<listing id="39vhn"><cite id="39vhn"><i id="39vhn"></i></cite></listing><var id="39vhn"><strike id="39vhn"><listing id="39vhn"></listing></strike></var>
<cite id="39vhn"><video id="39vhn"><var id="39vhn"></var></video></cite>
<var id="39vhn"><video id="39vhn"><listing id="39vhn"></listing></video></var>
<var id="39vhn"></var><cite id="39vhn"><span id="39vhn"></span></cite>
<menuitem id="39vhn"></menuitem>
<menuitem id="39vhn"></menuitem><var id="39vhn"></var>
<menuitem id="39vhn"><strike id="39vhn"></strike></menuitem>

湖北深山“拐杖老師”堅守28年 希望學生走出去(3圖)

發布時間:2011-11-28 08:04 | 來源:新華網 2011年11月02日 13:37:31 | 查看:19718次

譚定才敲響上課鈴

給學生上課

送學生回家

  湖北省恩施巴東縣清太坪鎮姜家灣村,海拔1400多米,在茫茫武陵山里小如微塵。村里的教學點正點綴在山腰上。

  近30年來,這里和附近小山村的課堂里,一直挺立著代課教師譚定才的身影。

  拄著雙拐的譚定才,現在是姜家灣教學點的唯一教師。每天陪伴他的,是18個一二年級的孩子,以及滿眼的金色銀杏葉和久久回蕩在山間的上下課鈴聲。

  堅守

  從1983年起,受邀到村里代課的譚定才似乎已確定了一輩子的路。他說:除非退休,或者身體垮了,否則不會離開課堂

  11月1日清晨8點不到,在姜家灣教學點的辦公室里,48歲的譚學安老師掏去爐子里的灰燼,放進引火柴,點著一張廢紙,燃起了爐子,然后架起水壺,為孩子們燒開水。這是個狹小的房間,火一燃,頓時煙霧彌漫。

  過去,每個教學日的早上,都是48歲的譚定才在這兒被煙熏火燎。7天前,譚定才入院接受治療,舍不下18個孩子的他請了譚學安老師來代課。

  從20歲到現在,譚定才一直當著代課教師。1982年,譚定才高中畢業,家境貧困的他回家種地。沒多久,村支書找到他,說村里小學缺老師,娃娃們以后不能成文盲,你去教書吧。

  從此,譚定才開始了代課教師的生涯,一過就是28年,F在,譚定才獨自堅守在這個教學點,照顧著18個孩子,負責他們的所有課程,包括語文、數學、思想品德、體育和音樂。行動不便的他,還要看護幾個學前班的孩子。

  譚定才先后在四五所深山小學任教。2005年,意外摔傷雙腿癱瘓的他暫時告別講臺,但是在學生家長的強烈要求下,譚定才又四度回到姜家灣,繼續當一名“編外老師”。

  每天早上8點整,他拄著拐杖,撿起一個扳手,敲響辦公室的鐘。孩子們奔入教室,開始一天的學習。教學樓很破舊,室內昏暗,沒有電燈,教室窗戶上糊著的報紙都爛掉了,屋外的天光透過窗欞照進來,孩子們書本上的字就清晰了。

  下午,家長們接走孩子,喧囂的校園突然靜謐無聲。譚定才開始備課,或者批改作業和試卷。

  傍晚,妻子蘭友翠來到學校,為他做晚飯,換止痛藥,然后急忙趕回家去做家務、招呼牲口。

  村民們記得,過去28年來,譚定才一直以代課教師的身份,在講臺前挺立堅守;過去6年來,他拄著拐杖,依然在堅守。

  拐杖

  一場意外的悲劇,他不能再正常站立,但后來那拄著拐杖的堅毅身影,帶給孩子們信心和感動

  教學樓的2樓,第一間房子的墻上有一個張貼欄,上面有24名老師的名字。他們都曾在這里工作過,F在,24個名字卻只剩下一張照片,就是他。

  譚定才說,其他老師都下山去了別的學校,離開時留下了名字。

  他不愿再回憶2005年的一幕,6年來的一切苦痛,都來自那個悲劇。2005年9月的一天,譚定才在修房時,不慎從樓上摔下。由于無力負擔高昂的醫療費用,加上著急班上孩子們的課程,他沒等康復就回到家里,加上后來治療停止、營養跟不上等原因,最終患上了骨髓炎、胃炎、胰腺炎等多種頑疾,病情迅速惡化,導致了現在的半身癱瘓,他不得不靠雙拐支撐行走。

  除了生活不便、失去勞動能力外,拄著拐杖的他,給孩子們上課也要克服難以忍受的劇痛。學生趙泰瓊印象很深:每到上課,譚定才總是拄著雙拐,一只頂在胳膊下支撐身體,另一只手握著拐杖,手里還要拿一本書,身體在黑板與講臺跟前來回移動。因為腿部和臀部傷口發炎,一不小心就有血水順著腿流下來,甚至滴到地上。

  虧欠

  妻子每天起早貪黑忙家務和農活,上高三的女兒和13歲的兒子好長時間見不到一面,房子10多年沒能裝修一下。譚定才說,他虧欠了這個家

  姜家灣小學的老師來了一茬又走了一茬,只有譚定才一直守在這里。當年的小伙子,現在熬成了兩個孩子的父親。鬢發染霜的他,依然是一名代課老師。

  一位熟悉譚定才的老師透露,因為不是民辦教師,譚定才一直沒有資格參加“民辦教師轉公辦”,錯失了幾次機會。

  20多年間,譚定才的工資從最初的39元漲到120元,現在每月才500元。這些年里,他微薄的工資不足以支撐一家人的開銷,要妻子蘭友翠在收拾家務、忙農活之外養豬、養羊、種魔芋,每年掙四五千元錢來維持生計。

  現在,蘭友翠每天早上6點多就起床,煮飯、喂豬、掃地,服侍丈夫起床、敷藥,然后再去地里干活,中午趕回家做飯、喂牲口,下午為丈夫煮飯、換藥,晚上還要燒水服侍丈夫洗漱、就寢。等蘭友翠每天拖著疲憊的身子睡覺時,已是深夜。

  女兒譚艷坤正在上高三,學習緊張,一個學期完了才能回家見到父母一次,一年費用要上萬元。正在上初中的兒子譚華,夫妻倆無力照看,大多數時候就由親戚家照應著。

  談話中,譚定才反復念叨說,他欠這個家太多。

  村民們則一直對譚定才抱有深深的敬意。接孩子的時候,學生家長黃再耀給譚定才送來了幾個青辣椒,他推托了幾次,才勉強收下?吹綄W校水缸里水沒有了,學生家長黃再林不聲不響挑起水桶,挑來一擔水。

  山里人樸實,用這樣的方式來表達對譚定才的敬意和支持。

  希望

  有人問譚定才,每天忍著苦忍著痛那樣堅持,你到底為什么?他不回答。孩子們多認得一個字,走出大山,他都覺得欣慰

  譚老師的付出,讓孩子們更有機會走出山溝溝,到外面去找到更好的人生。

  從教以來,他帶的學生中出了好多大學生,還有譚立紅、譚偉等好幾個碩士和博士。說這話時,譚定才的語氣含著掩飾不住的自豪。

  隨著情況的變化,教學點會有走到完成歷史使命的那天!爸灰谶@里一天,我都想多教給孩子們一點知識!弊T定才信心不變。

  深秋已至,夜色闌珊。譚定才在一只25瓦的燈泡下看書、備課。燈光穿過窗戶,閃耀在大山的暗夜中,好溫暖。(楚天都市報記者王功尚 特約記者正恩 通訊員楊順丕)

(責任編輯:王琴)

用戶名: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如果看不清驗證碼,請點擊驗證碼更新。

第1樓 上海市2013-12-06 00:04:33 發表
廷尉:現在的門戶網站全是物質、準色情、詐騙、兇殺,戾氣太重,把人心給熏壞了。到這里隨便點開一篇文章,都能感動的淚如泉涌,似乎都能看見心上那些在那些網站上蒙上的黑塵都洗凈了,真好!
最新日韩AV在线播放_最新三级2021_最新色综合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