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39vhn"><cite id="39vhn"><i id="39vhn"></i></cite></listing><var id="39vhn"><strike id="39vhn"><listing id="39vhn"></listing></strike></var>
<cite id="39vhn"><video id="39vhn"><var id="39vhn"></var></video></cite>
<var id="39vhn"><video id="39vhn"><listing id="39vhn"></listing></video></var>
<var id="39vhn"></var><cite id="39vhn"><span id="39vhn"></span></cite>
<menuitem id="39vhn"></menuitem>
<menuitem id="39vhn"></menuitem><var id="39vhn"></var>
<menuitem id="39vhn"><strike id="39vhn"></strike></menuitem>
您的位置:首頁 > 媒體報道

你放心做好人,談教授給你撐腰(組圖)

發布時間:2020-09-18 18:04 | 來源:丑故事 2020-8-28 | 查看:13922次

講述 / 談方 采寫 / 丑丑

全文8640字,閱讀約16分鐘

這些年來,我每天工作十五六個小時,在全中國找好人,幫好人。有人說你一個教授不好好上課,去幫什么好人?不務正業。

其實,退休前,我每學期給本科生、研究生上兩三門課,年均課時都是300多。

我講授的是思想政治課,教人向善做好人,就是我最大的專業。2011年,我成為全國最早公開招收公益慈善研究方向的碩士生導師之一,做公益又怎么是不務正業呢?

40多歲的時候,人家說我看起來只有30歲。兒子高中打球受傷,我趕過去。處理好傷口,醫生說,沒事的,把你弟弟帶回家休息幾天就好了。

2008年5月19日,我49歲,創辦中國好人網。我們的宗旨是:說好人、幫好人、做好人!

今年我61歲,頭發掉了一半,白了大半,身體也不如從前,老了很多。去年從華南師范大學退休后,我終于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好人網”的工作,成為全職志愿者。

2012年8月,湖南湘潭的王培軍因攙扶老太被誣撞人,遭遇連環索賠。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他服毒自殺了。2013年12月,廣東河源村民吳偉青,攙扶摔倒老人,反被索要數十萬賠償。2014年1月2日他選擇投水自證清白。他死后,老人承認是自己摔倒的。

這些好人把名譽看得比生命還重,才會用極端的方式來證明自己。我心痛!

中國好人網就是要幫好人,不讓好人流血又流淚,不讓好人受了苦還要受委屈。

有人不明白我為什么做“好人事業”,說我吃力不討好,說我傻子,還有人說我沽名釣譽。

如果大家了解我的人生經歷,就會相信:好人事業是我人生的必然選擇。我的口號是:教授可退休,公益不退休。

02

我是湖北黃岡人,生長在一個樂善好施,樂于助人的家庭。小時候?吹綘敔斈棠棠眉依锏臇|西救濟周圍的鄰居、乞丐。

有天放學回家,路上遇到個乞丐,我就把他牽回家了。

村里人問我,他是誰?我說,我也不認識。我看他很可憐,就把他牽回來了。

前些年回老家,家里人說起這個事情還在笑。

還有次學雷鋒差點把命都丟了。高一的時候,重感冒發燒,剛剛打了青霉素坐在醫院凳子上觀察時,來了個腿部燒傷的人。我站起來讓座,沒走幾米就暈倒了,摔在水磨石的地面上,兩顆門牙摔掉了。

我父親正直善良。以前提工資的機會本來就少,父親卻要把機會讓給別人,說別人比我們家更困難。分房也一樣,每次分房,他都讓給別人。身為法院院長,全國優秀法官,父親卻是最后一個搬到新房的。

“文革”中,任區委書記的父親被打成“走資派”,剃了光頭上街掃地、游街。

因為子虛烏有的罪名,父親被抓去連夜批斗,突發腦溢血,昏死三天三夜。搶救回來以后,父親從額頭鼻梁人中這里一條線劃下來,整個右半邊身體都是麻木的,一直到1997年去世。

曾經牽頭批斗父親的人,是父親以前的同事和朋友,他們最了解父親的為人了,卻把父親整得那么慘。我當時讀高一,很生氣。

父親對我說了3句話,我一輩子都不會忘:“一、你不要怪任何人,這是組織的行為。即使他不來斗我,別人也會來的;二、任何組織、政黨都會犯錯,你也不要記恨組織;三、你要相信爸爸,相信總有一天公正會到來的!

我這輩子遇到很多好人。

1976年下鄉當知青,1977年11月參加高考,分數出來后,成績在縣教育局外面的墻上張榜公布。全縣報考文科的75、76、77屆畢業生,就我一個人上了分數線?墒,左等右等錄取通知書都沒來。

北海艦隊有一個排長來招兵,聽說有個小伙子很優秀,考上大學了,但沒收到錄取通知書,還有人告訴他,我父親是一個被冤枉的好官。

排長跑到我家來,愿意帶我走。其實我不想去當兵,我想上大學。但之前我哥就是因為父母親的冤案,連參軍的報名資格都被取消了。

為了不讓父母難過,我決定去當兵。

命運就像開玩笑。第二天凌晨4點多,我們新兵乘車離開家鄉,當天上午8點多我的大學錄取通知書就來了,是華中師范大學政治教育專業。

過了一段時間,部隊領導找我,說受北海艦隊司令部委托,來叫我回去上大學。原來,是村干部把我的錄取通知書直接寄到北海艦隊司令部了。

這時候,新生報到已經一個月了,系領導說名額已滿,因為我沒去報到,他們補錄了一位。那時候很嚴格,不能擅自增加招生名額的。

這事兒被校領導知道了,報到教育部,最后破例特批一個名額給我。

我一路上遇到的都是貴人,好人……是一系列的好人成就了我的大學夢。

畢業后,我分到湖南長嶺煉油廠,之后考上了武漢水利電力大學,成為湖北省第一個黨史研究生,也是陳乃宣老師的第一個研究生。

1991年,我和陳老師一起主編了一本書,是中共黨史出版社出版的。陳老師在前言里特別提到,這本書的主要工作是談方做的。

陳老師從不在他指導我寫的論文上署名。以他為榜樣,我后來也從不在我學生的論文上署名,也不讓學生替我寫任何東西,我愿意幫助學生,把學生當朋友。因為當年老師就是這樣言傳身教的。

做好人網,不是因為我比別人偉大,也不是因為我錢多,是因為我看到那么多好人幫助別人,我只是想像他們那樣做。

男兒有淚不輕彈,可看到受苦的好人,我還是會經常淚流滿面。

深圳一個叫叢飛的歌唱家,救助了三百個孩子,自己卻得癌癥去世了。我哭了好幾次,帶頭捐款設立了“叢飛助學基金”。

看焦裕祿的電視劇,最后兩集我真是痛哭流涕啊,那么好的人死得那么慘,當晚就帶頭捐款設立了“保護焦裕祿基金”,想保護焦裕祿式的好干部。

為什么這個社會捐款越來越多,社會道德卻越來越差?

不是因為沒有好人,而是因為好人得不到尊重和保護,好人沒有團結起來。

2008年5月19日下午3點半,為汶川大地震死難同胞默完哀,我拿出2萬塊錢,創辦了中國好人網。

以前上思想政治課,講到孔繁森、焦裕祿,學生就在下面笑。他們說,現在哪里還有這樣的好人?我要帶學生走出課堂,去找好人,幫好人,做好人。

2013年12月18日,那天風很大,我在教室里正在與學生討論精神文明建設時,外面的自行車倒了大片,一片狼藉。我就和學生講,我們能不能做點什么呢?大家可不可以去把自行車扶起來,去體驗一下舉手之勞也可以做好事的經歷,感覺一下做好人不難,人人都可以做好人的快樂?

事后,一個學生給我發了很長的短信,我現在還保留著:“老師,說真的,我一直覺得在有人看得到的地方做好事好傻……剛剛我其實已經走過了那堆單車,心里好想扶,就怕有人看到。幸好,最終我還是回頭了,想到了您,想到了自己的心……要做就做吧,扶起那些單車,其實只是好小好小的好事,可是老師,我在扶完后走在路上,心里像裝滿了陽光,天更藍了,心里有種好放松的感覺。謝謝老師,老師加油吧,我相信會有更多的人會被你感動,會有越來越多的好人出現……我會記住你的話,做個好人!

2008年12月30日,我帶100多個本科生、研究生上街找一個乞丐,就是很多媒體報道過的最感人乞丐龔忠誠。他自己腿有殘疾,還把靠用手在地上行走乞討來的錢捐給汶川災區。

這次社會實踐的題目是:尋找好乞丐龔忠誠。在天河區、越秀區、東山區各選一個繁華地點,拉開橫幅,散發傳單。

我們的橫幅是:“尊敬的好乞丐,您在哪里?我們看您來啦!”

很多市民看了我們的傳單,幫我們一起找。只花了3個小時,就找到了龔忠誠。

難的不是找人,大部分時間和精力是花在協調溝通上。上街搞活動,事先必須經過要去的3個區的公安局、街道、轄區派出所、商場、城管的同意。

公安開始不同意,說你們這樣是在搞游行集會。商場也不同意,說你們這么一搞,乞丐都來了怎么辦?城管說,乞丐我們遣散都來不及,你們還找來慰問?

我們一個地方一個地方去溝通,一次又一次去說服,說得筋疲力盡。

我邀請了幾家媒體,沒人理我們,有記者懷疑我沽名釣譽,就廣州日報的徐靜記者跟了我們一天,我很感動。

找到龔忠誠后,他還沒反應過來什么事兒。我就講好人網是專門幫助曾經幫助過別人,而現在自己有困難的好人。您上半年那么困難還為地震捐款,冬天了,我們給您帶點衣服、鞋子和慰問金來。

我們想讓他感受到社會對好人的尊重,也讓大家看到,這個社會任何人做了好事,大家都不會忘記。

我的兩個研究生,一個給他提鞋,一個背他上廁所。當記者問研究生臟不臟時,研究生說沒有感覺他臟,反而覺得他比自己高尚,背他是一種榮幸和洗禮。

后來,一位企業家幫他開了個涼茶鋪,雇了兩名員工,門面免租,每個月還給他2000元。兩年后,他回老家河南駐馬店開了個雜貨鋪,自力更生,不需要再風餐露宿地乞討了。

海南一個很健康的女孩子看到報道,跑到廣州找他,跟他一起回河南老家,一定要嫁給他,F在,孩子都已經好幾歲了。

僅僅一次關懷,便改變了一個好人的命運,我覺得太值了。

龔忠誠涼茶鋪開業的時候,我們送了面“好人有好報”的錦旗去。遇到一個叫左伯的人。左伯說他把我們的事情講給在美國的朋友聽,那位朋友嘲笑他,說你傻啊,這種事情你也信?肯定是騙子!

左伯當時就急了,說你不要狗眼看人低,我相信談教授!

那天我們在涼茶鋪遇到,左伯當場就加入了中國好人網當了志愿者,不久他全家五六個人都加入了。

雖然有人覺得我們傻,也有人懷疑我們堅持不了多久,更有人覺得我是騙子,但像左伯這樣信任我們的人也越來越多,F在,我們全國的志愿者已經有幾千人,經常參加活動,在冊的就有好幾百人。

當這個世界,好人越來越多,大家都爭相做好人,幫好人,社會就越來越好了。

有位叫劉永泰的志愿者,這是化名,寓意永遠國泰民安的意思。他前后一共為中國好人網捐款累計60萬1千余元。

劉永泰是2011年10月看到報道后主動和我聯系的,說我做的好人事業是真正的法布施,比普通的捐款濟貧更有意義。他開始說捐5萬,后來第一次就打了15萬過來。

他現在是中國好人網好人基金會的副主席,幾乎我一給他打電話商量資助困難好人時,他就會主動說他捐多少,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其實他也是普通人家,前幾年打工賺了點錢。他們家平時生活都很簡樸,連洗菜、洗臉、洗衣服的水都會留著拖地、沖廁所。

這幾年下來,中國好人網幫助了1000多位好人,2000多個普通老百姓。

在全國各地擁有志愿者一萬多人,籌集好人基金800多萬元;連續9年發起主辦9屆全國大型公益活動“幫好人萬里行”,行程10萬多公里,給全國30個省市自治區的困難好人捐款400多萬元。

有200多名公益律師為好人免費打官司;有幾十個公益醫療專家為好人提供優質治療,還有好人醫療點;有幾百個公益學者為好人事業提供理論支撐;還有公益媒體團,給我們提供好人好事的信息。

好人基金目前資金不多,精力也有限。我們沒能力幫所有的人,我們只幫好人,可是好人也幫不完。我們的目的是起到一個呼喚和示范的作用,營造全社會爭做好人,關心好人,幫助好人的“好人文化”。

2006年10月,湖南懷化的殘疾農民劉桂華在一次車禍中頸椎腰椎都受了重傷后還救了12個人,醫生都說簡直不可想象。

湖南省給他評了見義勇為獎。省里獎勵10000元,市里獎勵2000元,縣里獎勵500元,出車禍的公司陪了30000元。這點錢對于他的傷,是杯水車薪。

劉桂華之前開釀酒廠,算是先富起來的人。錢花光了,可他救的12個人沒一個站出來幫他。

最痛苦的是,他痛啊,一天打五六針封閉都痛得受不了。妻子半夜醒來突然聞到農藥味,趕緊送他去搶救。

他痛不欲生,也不想連累家人,自殺了五六次。村里人還嘲笑他,說他傻,想出名,活該。

湖南省政府也曾組織最好的醫生免費為他治療,可是效果不理想。劉桂華打電話說他越來越痛苦不堪,不想活了。我決定把劉桂華接到廣州來請民間醫生治。

這要花很多錢的,是個無底洞,你有那么多錢嗎?萬一你把他接來了,好人網幫好人幫死了,不僅好人網辦不下去,你還要坐牢的……大家都反對。

我想來想去還是決定接,如果不救他,讓一個見義勇為的英雄就這么死了,那才是給國家和政府抹黑呢。

2010年1月19日凌晨3點多,妻子陪劉桂華一起從湖南乘火車來到廣州。我特意買了一束鮮花去車站接他。一看他的樣子,我眼淚都要下來了。他的臉是青灰色的,整個人很麻木,我把鮮花塞到他手上他都不知道拿。

我連夜開車送他去好人網志愿者、清遠市的一位民間中醫那里治療。也許是感動了蒼天!不可思議的奇跡出現了!從劉桂華到廣東用民間辦法治療的第一天開始,一直到現在就再也沒有打過封閉針了。3天后疼痛就大大減輕,1周后判若兩人,面色紅潤,滿臉笑容,能夠和我一起上山,滿山跑了3小時。

快過年了,他說一定要回家,不然老母親會以為他死在外面了。我給他們夫妻倆買了年初一回家的飛機票。

大年初一一大早,我準備送劉桂華去機場,第一次來我這里過春節的母親不高興了,說我把她接來過年卻一大早就跑了。我給母親講了實情后,她就說那你快去吧。

現在劉桂華恢復得不錯,又在開酒廠了。他也加入了中國好人網志愿者隊伍。

2011年9月份,武漢一位80多歲的老軍醫摔倒街頭無人敢扶,鼻血堵塞致死。一輩子救死扶傷的醫生,最后因為人間的冷漠慘死街頭,這是社會的悲哀和恥辱!

2011年3月5日,我發起并帶頭捐款2萬元,在中國好人網好人基金下面設立了“攙扶老人風險基金”。如果因為攙扶老人,被訛,我們幫你打官司,如果官司輸了,所有費用好人網來出。

你攙扶老人沒有任何風險,放心大膽地去攙!放心大膽地去做好人!

有很多好人,我和他們比起來,真的不算什么,他們才真正配得上偉大兩個字。

焦裕祿犧牲的地方,蘭考有一位偉大的媽媽,叫袁厲害,27年收養了100多個棄嬰,卻因家中意外失火受到各方責難。她真的是菩薩心腸啊,做那么偉大的事情,還受那么大的委屈。

2013年8月,我帶著中國好人網發起主辦的全國第二屆“幫好人萬里行”活動代表團去看她,當地政府不支持。我當時就發火了:為什么那么多年過去了,焦裕祿犧牲的地方還這么貧窮落后?就是因為沒有傳承好焦裕祿精神!這么菩薩心腸的好媽媽,你們不保護她,還傷害她,天理何在?

昆明的滇池衛士張正祥,40年來一直用生命在做環保,讓污染環境的100多個企業做不成、100多個工地停產、100多位官員下臺。

他被追殺,眼睛被打瞎一只,手被打斷一只。兩任老婆跟他離婚,兒女遠離……70歲的老人,還像個孤獨的斗士,義無反顧地保護環境。

我和他都被評為2011年度“中國十大正義人物”,一起上臺領獎。但是和他比起來,我差得很遠;貋砦揖秃蛨F隊商量決定要長期幫助、保護好張正祥這樣的好人。這些年,中國好人網先后資助他10多萬元。

2012年我們發起大型公益活動“幫好人萬里行”,首屆活動開車33天,跑了11個省,向困難好人發放好人基金34.7萬元。2013年第二屆活動,跑了16個省份,歷時46天,共計慰問好人68個,資助好人23萬余元。

第二屆46天里,我自己開車約38天,沒人替換,困得不行了,就扯頭發,咬舌頭,吃芥末,有時到了目的地感覺就要癱了……

也許有人會說我們這樣是無視安全,是不負責任。只有真正親歷的人才知道其中的緣由、艱難和別無選擇。

真的不是我偉大,是一路給予我支持和幫助的好人給我樹立了榜樣,即使有不如意,也沒什么。為了社會能變好,個人受點委屈是值得的。

也許我們的力量還不夠大,但我們的目標很大,等中國好人網的“好人養老基金”有錢了,我們還打算建“好人養老院”,讓好人一輩子無憂。 

好人團結起來,好人幫好人,如果人人都有做好人的心,社會就會和諧,大家都會快樂的。

每年暑假,我都會帶隊 “幫好人萬里行”活動,12年來,已經看望了全國1000多好人,走遍大陸30個省,行程10萬多公里。

2020年,因為疫情,省教育廳和學校都要求暑假不要跨省旅行,第九屆“幫好人萬里行”活動就在廣州組織多地中國好人網志愿者開展志愿服務活動,重點慰問幫扶流過血的保家衛國老兵、拼過命的抗疫醫護人員、冒過險的見義勇為者和他們中的殘疾人。

8月1日上午,我們冒雨前往廣州海珠區、荔灣區、白云區慰問了3位抗美援朝老戰士,并代表中國好人網分別給每位老戰士送上1000元慰問金,頒發中國好人網特別制作的“祖國衛士”勛章。

我們先到海珠區藝洲路慰問了豐子義老人。豐老86歲,1951年在抗美援朝戰爭中表現出色,先后立小功二次,三等功一次,獲朝鮮民主共和國授予三等軍功章一枚。

當我向豐老頒發“祖國衛士”勛章時,老人突然激動地哭著說:“我現在還能夠享受這么多榮譽,可是跟我一起去朝鮮作戰的戰友們很多都沒有回來!”

接著,前往荔灣區中山八路慰問了陳福安老人。陳老,93歲,1950年11月入朝作戰,1951年在朝鮮戰場榮立四等功。

丁日東老人,90歲,在朝鮮戰場歷任偵察班長、偵察排長,1955年在朝鮮年度訓練成績突出榮立三等功一次,1956年受團通報獎勵一次,金城戰嘉獎一次,1957年受團通令嘉獎一次,物資獎一次,立三等功一次,獲朝鮮民主共和國授予三等軍功章一枚。1959-1960年參加西藏平叛之麥地卡、一號虎地區戰役。

2020年8月16日上午,中國好人網合肥分會志愿者到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看望慰問了正在住院治療的抗美援朝二等功臣吳定開老人。

吳定開老人是四川省內江市人,1933年9月出生,1951年8月入伍,1952年4月隨部隊前往遼寧鳳城,在修建大堡山軍用機場中榮獲軍旅生涯中第一個三等功。1952年8月,他隨部隊奔赴抗美援朝戰場,先后參加金城防御戰和上甘嶺戰役,榮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三次。

當代表團給吳老送上鮮花和2000元慰問金時,剛開始老人家不肯收,說這個錢要送給更需要的人。但當代表團向老人頒發中國好人網為保家衛國老戰士特別制作的“祖國衛士”勛章,吳老很激動,講起了讓他刻骨銘心的軍旅生涯。

參軍不久,便奉命調往遼寧鳳城參與修建大堡山軍用機場,挑土方、挖河溝、拌泥漿都是靠人工。在上甘嶺戰役運輸過程中,遇到了敵機襲擊,他們迅速找掩體隱蔽,他逃過一劫,但不幸的是,副班長卻犧牲了。

講到這里,吳老潸然淚下.......

在10月金城防御戰中,他和戰友主要負責運輸戰斗物資,每天肩扛背馱戰斗物資行軍60多里路,很多人腳底都磨起了水泡。有一次,敵人的炮彈在離他不足3米處爆炸,差點被炸掉右手。就這樣,吳老和戰友們在槍林彈雨中穿梭了近1個月,確保戰地運輸安全完成,被志愿軍政治部授予集體二等功。

上甘嶺戰役中,在敵人嚴密的封鎖下,運送彈藥及補給物資甚至比在一線作戰更危險、更艱苦,常常是全班無一幸存,但他還是毅然向部隊留下了家庭的通信地址和父母姓名,積極要求運物資上戰場。

11月份的朝鮮氣溫零下十幾度,他只穿帶兩套單衣和一件軍大衣。下雪路滑,背負著物資很難行走,他便將鐵絲綁在鞋上,手拄著木棍沿著山溝艱難行走。途中,多次突遭敵炮火襲擊,很多戰友倒下了,其中,一塊彈片落點距他頭部僅幾十公分,一塊彈片砸到他的小拇指上,至今手上還留著疤痕。

他爬起來,孤身一人背著2枚上百斤重的火箭彈,繼續沿著近60度雪坡前行,終于將彈藥送到了陣地。

他雖僥幸躲過一劫,但巨大的爆炸聲音使他的聽力受損落下了終身殘疾!氨绕鹉切奚趹饒錾系膽鹩,我的這些經歷又算得了什么呢?”吳定開含著淚花說道。

轉業后,吳定開依然保持軍人本色,熱心社區建設,奉獻愛心。疫情期間,他匿名向社區捐款1萬元。

這次,好人網聯合各地,共計慰問了4省5地14位抗美援朝老戰士。他們當年為了保家衛國,流血犧牲,是真正的好人,如今人生進入暮年,更應該得到關懷。

我母親今年86歲,自從投入好人網的工作,陪伴她的時間很少,我很內疚。但是,母親和我的家人,都支持我做這件事。

如果這個世界,大家都不敢做好人,不愿做好人,人人只求自保,是一件很可怕的事。雖然我已經不年輕,但我愿意站出來,讓更多的年輕人也愿意站出來,一起努力。

錢是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只要夠用就好。我們全家都注冊為中國好人網志愿者。我個人捐款累計68萬9千多元,其他家人另外為中國好人網累計捐款11萬多元,其中我媽媽是年齡最大的捐獻者,每月至少捐款100元,現在已經捐款2萬多元。我兒子捐款6萬多元,我妹妹、妹夫、外甥也都長期捐款。

家人從來不反對我做公益,只是擔心我太累了身體受不了,擔心我四處求人受委屈。

2019年下半年,我正式退休了,謝絕了高薪聘請,全身心地投入到中國好人網和好人事業。

中國好人網和好人事業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我必將為之奮斗后半輩子。還是那句話,教授可以退休,公益永遠不會退休。

生命不息,公益不止,一生幫好人,做好人。

待疫情更加好轉、單位允許外出后,我將繼續帶領全國第九屆“幫好人萬里行”活動代表團前往多省慰問幫扶困難好人。



好人好事,星光燎原



采訪談教授,記憶深刻。

深秋的季節。我帶上一本32開的新筆記本,三只原子筆,一個雙肩包,一大早一個人飛往廣州。

第一次到廣州,出了機場坐大巴,再轉出租車到事先預定好的快捷酒店,已經是下午。

經過華南師范大學的時候,我拍了一張照。

談教授很忙,放下工作,趕往快捷酒店。

敲門聲響,我拉開門,談教授微笑著站在門口,一件深藍色便西服,拎了個大大的黑色公文包。他很瘦,氣質儒雅,笑容慈祥又謙和,很客氣,一直說:王記者好。

我們馬上開始采訪。傍晚,我們在樓下簡單吃了點飯,回到酒店繼續采訪。

我沒有帶電腦,用筆刷刷刷龍飛鳳舞記錄。

晚上九點多,談教授看起來很疲憊,靠在椅子上,聲音干澀,卻始終面帶笑容。

我結束采訪,請他回家休息,明天再繼續。

站起來,我發現自己也腰酸背痛。

第二天早上,談教授很早就來了,聊到中午,采訪結束。三支原子筆全部寫光,新的筆記本記錄了整整一本,好幾萬字。

樓下簡單吃了快餐,談教授陪我站在路邊打車。

出租車啟動,談教授微笑著對我揮手,他清瘦的身影站在路邊,那個公文包在他手上看起來顯得異常沉重。

從出租車下來,坐上開往機場的大巴,收到談教授發來的信息:王記者好!送你上了車,看著出租車遠去,才發現自己已經累到腳都挪不動了,我們整整聊了9個小時!從來沒有一個記者,會聽我聊這么久,把這一生的故事講出來。謝謝你!

我才發現,我的手指也在哆嗦,幾乎彎不過來了。

我回復他:因為有您這樣的好人,有很多的好人,這個世界一定會越來越美好。

此后,每天都在關注談教授,看他東奔西跑,看望好人?此絹碓绞,頭發越來越少,也看到好人網的志愿者越來越壯大,好人越來越多。

他把火種點燃,好人的世界,星光燎原。

用戶名: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如果看不清驗證碼,請點擊驗證碼更新。
最新日韩AV在线播放_最新三级2021_最新色综合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