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39vhn"><cite id="39vhn"><i id="39vhn"></i></cite></listing><var id="39vhn"><strike id="39vhn"><listing id="39vhn"></listing></strike></var>
<cite id="39vhn"><video id="39vhn"><var id="39vhn"></var></video></cite>
<var id="39vhn"><video id="39vhn"><listing id="39vhn"></listing></video></var>
<var id="39vhn"></var><cite id="39vhn"><span id="39vhn"></span></cite>
<menuitem id="39vhn"></menuitem>
<menuitem id="39vhn"></menuitem><var id="39vhn"></var>
<menuitem id="39vhn"><strike id="39vhn"></strike></menuitem>

器官捐獻:生命的延續與新生(組圖)

發布時間:2021-11-04 19:47 | 來源:騰訊 2021年11月4日 | 查看:591次

近日,資陽一名9個月大男嬰遇車禍腦死亡,父母捐獻孩子器官,該男嬰成為了四川年齡最小的器官捐獻者。近幾年,四川器官捐贈者的最小年齡不斷地被打破,同時器官捐獻在國內仍然不被多數人所接受。作為死者生命的延續、患者生命的新生,器官捐獻為何在中國處處碰壁?

器官捐贈者最小年齡不斷被打破

2011年,彭山一名11歲少女不幸遭遇車禍后腦死亡,無償捐獻出眼角膜,她成為當時四川年齡最小的腦死亡器官捐獻者。

2012年8月,邛崍女孩小飛(化名)因車禍腦死亡后,父母將孩子的雙腎、角膜、肝臟捐出,她只有5歲。

語語的父母最后吻別女兒

2013年,因意外受傷不幸離世,1歲零4個月的女嬰語語成為了當時有記錄的四川年齡最小的器官捐獻者。而僅僅2周后,1歲零17天的小琦因惡性腦腫瘤去世,將這個最小年齡又降低了3個多月。

今年9月7日,資陽一名9個月大的男嬰因車禍腦死亡,他的父母簽下了器官捐獻自愿書,捐出孩子的肝臟、腎臟及眼角膜。這名男嬰名叫小良(化名),他也成為目前四川年齡最小的器官捐贈者。8日,四川省人民醫院利用小良捐出的肝臟,成功救活了來自湖北的一名同歲男孩。

醫護人員對器官捐贈者致以崇高的敬意

雖然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人接受器官捐獻,但據統計,目前大陸需要器官移植的患者每年大概有150萬人,其中只有約1萬人能夠做上手術,供需比是1:150。是什么導致了器官捐獻事業在中國步履緩慢?

觀念使人們“不想捐”

倫理觀念的影響

傳統中國是個倫理社會,古代社會的一般道德準則是將死者入土為安。到了新世紀很多地方的人依然墨守成規,固執的遵循著那些舊習俗。很多人對于捐出親屬或自己的遺體,感情上很難接受。

利益觀念的影響

器官捐獻作為一種公民自愿履行的善行,只許捐贈,不可買賣。完全是無償和公益的,于是一些人就會想“捐獻器官給他,對我有什么好處和收益呢” 。

社會觀念的缺失

一些人重自我,輕社會,私民、小民意識根深蒂固,社會責任感差。在他們心目中,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對陌生人不關心的觀念根深蒂固。

相關法律不健全使人們“不能捐”“不敢捐”

可以捐獻的器官包括角膜、心臟、肺、肝臟、胰腺、腎臟等

器官捐獻申請相當復雜

在中國,公民需要將《人體器官捐獻登記表》填寫完整后,由捐獻者本人或委托他人交到當地紅十字會,或已開通試點的省份人體器官捐獻辦公室,并攜帶捐獻者本人的身份證原件,經公證處公證自愿申請捐獻登記,再等待其單位將捐獻者信息登記至管理系統,流程相當復雜。

另外,對于當事人同意捐贈,家庭成員是否能夠予以否決,中國大陸至也沒有明文規定,這導致了“器官合適捐獻,但找不到家屬”“死者生前愿意捐獻但家屬不同意”而引發的糾紛。

死亡標準還沒認定清楚

除了僅限于配偶、親屬間捐贈的活體器官以外,遺體捐贈的器官必須在心跳停止幾分鐘之內進行灌注,才能保存幾個小時至十幾個小時。因為人心跳停止死亡幾分鐘以后,血塊完全凝結,器官就不能用于移植了,也就是說這時候的尸體已經根本沒有摘取其器官的必要。因而,只有在腦死亡的情況下,進行器官移植才有可操作性。換言之,如果沒有腦死亡的標準,就不可能有遺體的器官移植。在中國“腦死亡的標準”尚無立法。

醫療機構資質無人認定

根據衛生部提供資料,2007年之前中國公開的、能夠開展器官移植手術的醫院就有600多家,醫生1700余名,自主完成5例以上器官移植手術,甚至成為一家醫院通過“三甲醫院”考核的硬性標準。相比之下,在美國,能夠做肝移植手術的只有約100家醫院,從事腎移植的不過200家;而美國能夠做肝移植手術的醫院不過100家,有資格從事腎移植的不過200家;香港特區能夠從事肝、腎和心移植手術的醫院僅各一家。

盡管衛生部由于2011年7月對開展人體器官移植醫療服務項目的醫療機構資質提出了框架性要求,并在全國范圍內開展準入制度,但具體的資質認定工作至今仍懸而未決。

缺乏對器官移植犯罪的實質性規定

由于中國刑法缺乏對器官移植犯罪及其刑事責任的實質性規定,此類案件屢見不鮮:

2006沈陽醫學院附屬中心醫院曾出現盜取病人骨髓的行為,甚至已成為一個“公開的秘密”;曾被媒體曝光的罪犯王朝陽及三名同伙勒死乞丐將其腎臟、肝臟等器官摘取并賣給武漢同濟醫院的慘案中,涉案的醫生并沒有被追究法律責任,而只是以證人的身份出庭作證。事后,參與摘取器官的醫生和領導均未被追責。

醫院和醫生掌握器官分配權

此前,由于中國并未建立全國統一的器官捐獻系統,對于如何分配有限的器官資源,醫院以及科室都享有相當大的自由權。這種隨意性讓有強大經濟條件和社會地位的人、或者與醫生有著密切關系的患者,往往能享受到先使用器官的特權。

對此,2011年衛生部委托中國紅十字會在全國試點“中國器官分配與共享系統”,以此避免“給哪個病人做手術完全由醫生或醫院說了算”產生管理漏洞,而這僅僅是“邁出了萬里長征的第一步”。

對于器官移植的種種問題,國外是怎樣做的

在全世界的現代醫療進程中,移植手術中器官的最大來源都是遺體,許多國家都鼓勵甚至采取較為強硬的措施規定,人死亡后須進行器官捐獻。歐盟成員國中大約一半的國家——包括英國、荷蘭、德國和瑞典等,對捐獻器官采取的政策都是“選擇捐贈”:即如果你希望死后捐獻器官,就明確表示出來。

而另外一些國家,包括比利時和西班牙,采取的政策則是“默認捐贈”:你必須明確拒絕,否則就等于你默認死后會捐獻器官。在這樣的大背景下,西班牙是全世界器官捐獻率最高的國家,2011年器官捐獻者達1667名,數據顯示全球每100名器官捐獻者中,至少有7名是西班牙人。

在腦死亡認定方面,1968年國際醫學科學組織和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先后提出了“腦死亡”標準。其基本點是, 只要人處于沒有感受性和反應性, 沒有自主呼吸和自主運動, 沒有對光反應和生理反射, 腦電圖平坦的狀態下, 并且在24小時內經反復測試結果無變化, 就可以宣告死亡。目前, 世界上已有30多個國家采用了腦死亡標準。

另外,美國在1986年開始建立“器官資源共享網絡”(UNOS)這一私立的、非盈利的機構,主要負責協調供者器官的配型、分配、政策制定和公眾教育,每一個器官都有專門的評分系統,僅根據受者的疾病急重程度,血型,組織配型(腎和/或胰腺),年齡等建立一套評分系統,器官分配給評分最高的受者。


沒有人能夠一邊目睹著自己提供的器官在為他人獲利,一邊無怨無悔地選擇捐獻。


用戶名: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如果看不清驗證碼,請點擊驗證碼更新。
最新日韩AV在线播放_最新三级2021_最新色综合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