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39vhn"><cite id="39vhn"><i id="39vhn"></i></cite></listing><var id="39vhn"><strike id="39vhn"><listing id="39vhn"></listing></strike></var>
<cite id="39vhn"><video id="39vhn"><var id="39vhn"></var></video></cite>
<var id="39vhn"><video id="39vhn"><listing id="39vhn"></listing></video></var>
<var id="39vhn"></var><cite id="39vhn"><span id="39vhn"></span></cite>
<menuitem id="39vhn"></menuitem>
<menuitem id="39vhn"></menuitem><var id="39vhn"></var>
<menuitem id="39vhn"><strike id="39vhn"></strike></menuitem>

【學習小組】這些政治騙子為啥能把貪官們耍得團團轉?(2圖)

發布時間:2021-11-06 14:25 | 來源:海外網 2021-09-09 19:27:40 | 查看:251次

近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的一則通報,讓“政治騙子”再次出現在公眾視野。山西省原副省長、公安廳原廳長劉新云被指“結交‘政治騙子’,熱衷政治投機”。諷刺的是,劉新云在位時的“政績”之一就是讓市民不找人也能辦成事。

翻開十八大以來的反腐記錄,被政治騙子騙得暈頭轉向的貪官不止一兩個。今天,小組就和大家談談那些游走于官場的政治騙子。

這些找政治騙子辦事的官員,很多都曾是干練精明的能吏,其中不乏高學歷者,之所以會上當,無非是著了“貪”“虛”二字的魔,被政治騙子鉆了空子。

有的貪官把騙子當作“指點迷津”的大師。比如,山東省農業廳原副廳長單增德,經泰山上一位“大師”指點,得知北京某“能人”可以幫他當上地級市市長,結果被騙走180萬元。

有的貪官把騙子當成消災解難的“救命藥”。比如,甘肅省原省委常委、副省長虞海燕,被查前找到“中紀委的人”幫他演繹“反調查”的要訣,而這個騙子只當過幾天片警;廣州市委原書記萬慶良計劃拿5000萬元“擺平”中紀委,結果,這筆錢盡數落入政治騙子之手。

有些政治騙子的手段并不高明。比如,白建麗本是某國企的一名普通技術員,父母也是普通職工,她為行騙下了一番“笨功夫”——借助互聯網、報紙等公開資料整理了一份“當地領導信息寶典”,涵蓋了當地所有領導的簡歷、干部任免職公示資料等。白建麗將自己偽裝成某領導侄女,由于她對很多領導的履職情況侃侃而談,甚至對誰和誰曾經一起共事等細節也如數家珍,讓不少人上了她的當。

更可笑的是,因為貪官們害怕丑事外揚,一些政治騙子被識破后,結果也不了了之。比如,天津市原代理書記、市長黃興國曾被天津本地一個名叫荊毅的政治騙子忽悠得團團轉。因為荊毅把自己包裝成手眼通天的神秘人物,黃興國就將他奉為上賓,指望荊毅為自己升遷幫忙。最終,黃興國發現了荊毅的破綻,但他不僅不制止、不向組織匯報,還繼續聽之任之,上演了一出“皇帝的新裝”。

image.png

圖源:反腐專題片《巡視利劍》

政治騙子們靠官吃官、左右逢源,有的甚至變成“政治掮客”禍害當地政治生態。

比如,行走于北京、云南兩地的蘇洪波,本沒有什么背景,卻將“話說半句、故作神秘”運用得爐火純青,上至兩任省委書記、下至普通官員,都被他“一網打盡”。瘋狂的時候,他居然能決定云南廳級干部的人選,被稱為云南省“地下組織部長”。

蒼蠅不叮無縫蛋。從政治騙子變成政治掮客,關鍵是昏聵官員這個“有縫蛋”,云南省委原書記白恩培就是成就蘇洪波的那個“蛋”。

2003年的一場飯局,兩人初次見面。蘇洪波刻意營造自己來頭大、靠山硬、關系廣等身份背景,讓白恩培覺得蘇洪波手眼通天,能幫上自己。此后,兩人交往漸密,蘇洪波每次到云南,白恩培都要請他到家中吃飯聊天。

攀上高枝后,蘇洪波處心積慮釋放“信號”,讓云南干部加深其“大內代言人”的印象。一次在外吃飯,蘇洪波佯裝生氣拍桌就走,后來,“省委書記的飯局都敢拍桌子”的傳言就在省內干部圈中散布開了。于是,一些“精神缺鈣”的干部把蘇洪波奉為“能人”,刻意攀附。白恩培常稱呼蘇洪波為“蘇總”,時任云南省長秦光榮也把他奉為上賓,以“洪波”相稱,時任省委常委、秘書長曹建方甚至當眾稱呼蘇洪波為“首長”。這讓蘇洪波這個“大內代言人”的身份被徹底坐實。

擔任省委書記后,秦光榮更加討好拉攏蘇洪波,甚至在選用干部時主動詢問:“你有什么合適的人可以推薦過來”“要換屆了,你有什么干部你只管說”。干部晉升的正道被堵,政治攀附的邪路大開,蘇洪波也從云南攫取了巨額經濟利益,僅環湖南路等工程,就獲利1.3億元。

蘇洪波不是個例。從這些官場“受騙者”的懺悔可知,他們心思全是想找靠山、尋依附,最終成了騙子們的真靠山、真依附。

image.png

圖源:警示教育片《政治掮客蘇洪波》

這些領導干部被政治騙子欺騙,暴露了理想信念缺失、紀律意識減弱、組織觀念淡薄的根本問題。他們不覺得踏踏實實干事是正道,反而覺得“朝中有人好做官”才是捷徑,天天幻想“搭天線”“攀高枝”。政治騙子不過是利用了他們這些心理,用并不高明的手段,讓這些領導干部著了道。

在反腐專題片《巡視利劍》中,黃興國有一句話評價自己。他說:“輕信這些人,還跟他保持一種交往,政治上太不清醒了!

對于領導干部來說,不踏實干事,反而過度關注職位升遷、個人得失,已經背離了初心。習近平總書記曾引用“物必先腐,而后蟲生”的古語,告誡領導干部們要加強思想建設,防患于未然。

近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與中組部、統戰部、政法委、最高法、最高檢聯合印發了《關于進一步推進受賄行賄一起查的意見》,意在斬斷“圍獵”和甘于被“圍獵”的利益鏈,也為廣大黨員干部敲響警鐘:要筑牢自身廉政“防火墻”,決不能什么人都交、什么飯都吃、什么酒都喝,要時刻把紀律規矩挺在前面,遠離各種“小圈子”“小兄弟”,堅決杜絕低俗的“投桃報李”行為。

習近平曾用一個比喻來提醒領導干部如何交友:“孫悟空把唐僧放在那,用金箍棒劃一個圈,妖魔鬼怪就進不來了,自己要給自己劃一個圈!

所以,能否不被政治騙子、政治掮客迷惑,關鍵還在自己。領導干部如果一身正氣,哪會沾上什么歪門邪道呢!

資料來源/人民日報、中國紀檢監察報、法制晚報、南方都市報、《巡視利劍》專題片、上觀新聞

文/鶴鳴

編輯/九段

來源/“學習小組”微信公眾號

用戶名: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如果看不清驗證碼,請點擊驗證碼更新。
最新日韩AV在线播放_最新三级2021_最新色综合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