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39vhn"><cite id="39vhn"><i id="39vhn"></i></cite></listing><var id="39vhn"><strike id="39vhn"><listing id="39vhn"></listing></strike></var>
<cite id="39vhn"><video id="39vhn"><var id="39vhn"></var></video></cite>
<var id="39vhn"><video id="39vhn"><listing id="39vhn"></listing></video></var>
<var id="39vhn"></var><cite id="39vhn"><span id="39vhn"></span></cite>
<menuitem id="39vhn"></menuitem>
<menuitem id="39vhn"></menuitem><var id="39vhn"></var>
<menuitem id="39vhn"><strike id="39vhn"></strike></menuitem>

從秦嶺到秦城,陜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被查(圖)

發布時間:2021-11-06 14:27 |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2019-01-16 10:02:27 | 查看:296次

李志全  

身不正,連菩薩都難保

2014年3月7日,十二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陜西代表團舉行全體會議,審議政府工作報告。全國人大代表、陜西省委書記趙正永聽取代表發言。圖/中新圖庫 

  秦嶺若是真有“虎”,相信遲早被拿下。

   這是城南君在《秦嶺別墅6次批示拆不動,他們的膽兒真肥》一文中的結束語,如今看,這更像是一個導語。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1月15日晚間發布消息,陜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靴子終于落地。從秦嶺到秦城,趙正永被查的消息,今晚正式官宣。

   他也由此成為2019年首個落馬的正省級官員。

   被點名、沒露面

   68歲的趙正永最近進入公眾的視野,源于一周前央視專題片《一抓到底正風紀——秦嶺北麓違建別墅整治始末》的播出。準確地說,他在這部大片里僅是被點名、始終未能露臉。

   秦嶺北麓違建別墅,總書記六次重要批示指示,這個不用贅述。

   重點在于,接到總書記的重要批示,時任陜西省委主要領導沒有在省委常委會上進行傳達學習,也沒有進行專題研究,只是簡單地批示省委督察室會同西安市委盡快查清、向中央報送材料。

   主要領導是誰,當時引發眾人好奇。從2014年5月13日這個時間節點看,趙正永正是時任陜西省委書記。

   也就不難理解,連吃瓜群眾都覺得秦嶺要出“大事”,陜西方面為何能“硬撐”到底。

   根本癥結就在于,陜西省和西安市搞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層層空轉。

   在央視大片中,時任西安市委書記、市長,時任陜西省委常委、秘書長,時任西安常務副市長,時任戶縣縣長,時任西安市秦嶺辦主任等時任官員,以及現任主要領導,紛紛出鏡檢討,唯獨不見趙正永。

   被點名,卻未能露臉,甚至只字未提。從官場語言來講,大勢已去矣!

   不過,他最終沒能熬過春節,從這一點講,中紀委打虎節奏相當迅速,毫不拖泥帶水。

   而通報中“陜西省委原書記”的表述,更是直白明了。

   與崔永元“交鋒” 

  趙正永并非陜西鄉黨,他早年長期在家鄉安徽任職,官至安徽省委政法委書記、省公安廳廳長之職。

   2001年6月,他調任陜西,從此這里為官長達15個年頭。而這一時期,陜西發生的種種,包括影響今天的大事件,都與之有著某種千絲萬縷的聯系。

   官方履歷顯示,趙正永先后出任陜西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陜西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等職,并在2010年6月出任陜西代省長,隔年1月轉正。

   2012年12月,他就地擢升為陜西省委書記,直到2016年4月任十二屆全國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前述秦嶺北麓違建別墅事件,正發生在他任職期間。這一點,趙正永難辭其咎。

   歲末年初,崔永元爆料陜北千億礦權案卷宗丟失。而陜北千億礦權案的主角趙發琦,曾實名舉報趙正永。

   說來也巧,2012年3月的全國兩會上,趙正永與崔永元有過零距離“交鋒”。

   趙正永以陜西省長的身份,做客《小崔會客》欄目,就相關民生問題,與崔永元展開探討交流。采訪交流首先從2010年陜西省的一次自然災害開始。 

  陜西官方媒體報道說,“崔永元的采訪延續了一慣風趣幽默的風格,而節目錄制期間,趙省長更是以簡潔明快又睿智坦誠的言語,回答著小崔的每一次提問”。 

  今晚,崔永元截圖趙正永被查的消息,在官方微博中評論說:“陜西趙正永被查,礦案當事人,誰說黨中央不管?一管到底,下一位,你準備好了嗎?” 

  回頭看,這是何等的魔幻。 

  兩面人 

  古人講,無事不登三寶殿。 

  2018年7月3日,有人注意到,位于西安市長安區的香積寺迎來一位特殊香客——趙正永雨中拜佛。當地人稱,“去過香積寺,平安又無事”。

   香積寺公眾號發布的照片顯示,他一身黑衣、黑傘。他還在寺內與法師們交流,一度面帶微笑。 

  只可惜,身不正,連菩薩都難保。 

  “在一個地方、一個單位,‘兩面人’是敗類、是臟水,雖然只是極小一部分,但放進整個干部隊伍的池子里,也會給一池清水摻上雜質! 

  時任陜西省委書記的趙正永曾在中國紀檢監察報撰文《堅決防止“兩面人”現象》,梳理出“兩面人”的三種危害:一是褻瀆組織威信,二是傷害群眾感情,三是污染政治生態。 

  他表示,“兩面人”一方面為了一己私利會做出違反組織紀律的事,造成一個地方不安寧;另一方面,他們又惶惶不可終日,往往用拉關系、搞圈子、結聯盟那一套,導致清水化不凈臟水、還可能被臟水同化。 

  除了官場政治生態,對于環境問題,趙正永同樣喊過響亮口號:“環境問題處理不好,將來就是政治問題”。 

  秦嶺是中國的南北分界線、國家的中央公園,是陜西的綠色屏障、西安的綠肺。 

  但正像央視大片說的那樣:陜西省和西安市對秦嶺違建別墅始終不查實情、不出實招、不辦實事、不求實效,卻熱衷于造聲勢出風頭。

   整而未治、陽奉陰違、禁而不絕…… 

  他到底還是從秦嶺,去了秦城。

用戶名: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如果看不清驗證碼,請點擊驗證碼更新。
最新日韩AV在线播放_最新三级2021_最新色综合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