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39vhn"><cite id="39vhn"><i id="39vhn"></i></cite></listing><var id="39vhn"><strike id="39vhn"><listing id="39vhn"></listing></strike></var>
<cite id="39vhn"><video id="39vhn"><var id="39vhn"></var></video></cite>
<var id="39vhn"><video id="39vhn"><listing id="39vhn"></listing></video></var>
<var id="39vhn"></var><cite id="39vhn"><span id="39vhn"></span></cite>
<menuitem id="39vhn"></menuitem>
<menuitem id="39vhn"></menuitem><var id="39vhn"></var>
<menuitem id="39vhn"><strike id="39vhn"></strike></menuitem>

重啟之路(2圖)

發布時間:2021-11-25 18:16 |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11月25日 08 版 | 查看:253次

  2019年8月28日,一名武警黔西南支隊戰士在咨詢會上展示退役軍人服務卡。當日,貴州省黔西南州“送政策進軍營”活動在武警黔西南州支隊駐地舉行,本次就業政策咨詢會為即將退役的軍人提供就業創業政策咨詢、社會保險辦理、稅收優惠政策咨詢等服務。 人民視覺供圖

  11月17日,貴州省舉辦“2021年度省直單位接收轉業軍官雙向選擇會”,一名轉業軍官在應聘貴州省人社廳的崗位。 貴州省退役軍人事務廳供圖

  作出轉業的決定后,陸毅感到有些迷茫,不知未來能做些什么!懊悦!笔擒娹D干部和由政府安排工作的退役士兵最常用來描述擇業心態的詞。他們入伍時大都20歲左右,部隊是他們邁入社會的第一站。

  近年來,全國每年有數萬名由政府安排工作的退役軍人離開部隊,到新崗位上重新開始。貴州省退役軍人事務廳采用軍轉干部雙向選擇、由政府安排工作退役士兵通過考試安置到管理崗位等創新做法,幫助他們到更優質、更合適的崗位上“重啟”職業生涯。

  雙向選擇,軍轉干部找到新舞臺

  2009年大學畢業那年,陸毅同時拿到貴州大學新聞系碩士研究生、選調生和遵義市消防大隊3個offer。陸毅選擇了參軍:“其他機會都能再來,但穿軍裝一生只有一次機會!

  陸毅被特招入伍后,成為貴州省遵義市消防大隊的一名軍官,轉眼已服役10年。隨著父母年紀越來越大,他希望留在老人身邊照料——接受采訪時,“照顧家庭”是退役軍人經常提及的。

  陸毅轉業的2019年,是貴州省退役軍人事務廳(以下簡稱“省退役軍人廳”)接手安置工作的第一年。省退役軍人廳組織了為期半個月的崗前培訓,來自高校、省委黨校等單位的老師為軍轉干部授課,講解國內外形勢、貴州省情、公文寫作等內容。

  培訓期間,陸毅得知可通過參加雙選會,獲得到省直機關工作的機會。他結合自己在部隊的工作情況,做了一本100多頁的簡歷,其中收錄了他在消防大隊時發表的500多篇文章,以及在部隊和大學獲得的榮譽。

  經過面試,陸毅成為貴州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的一員。他到單位報到后,人事處長很重視,親自帶他到各處室了解情況,把他介紹給大家。陸毅坦承:自己剛到新單位,不了解人社廳的業務,非常迷茫,人社廳根據他在部隊的經歷,安排他到宣傳中心工作,為他提供了展示個人才華的舞臺。

  2020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發,陸毅和宣傳中心同事積極聯絡貴州各市州的人社局。短短一兩個月,貴州省人社系統發了500多篇抗擊疫情及復工復產的稿件——發稿量較往年增加一倍以上。

  由政府安排工作退役士兵有了新安置模式

  2019年,上士蘇星為了照顧家人也決定轉業。這名服役12年的老兵知道,自己在安置工作時會面臨三種選項:行政單位工勤崗、事業單位工勤崗、國有企業。所謂工勤崗,就是當駕駛員或者電工等,蘇星認為晉升空間有限。他高中畢業后到新疆的森林消防部隊當兵,考上軍校,拿到本科學歷,不甘心以后的人生就此定型。

  蘇星考慮,進入國有企業能成為正式員工,上升空間很大。他覺得自己還年輕,應該再拼一拼。就在這時,他得到一個有點意外的消息。

  這一年,貴陽市籌集了13個事業單位的管理崗位,開展事業單位管理崗專項招聘,符合本科學歷等要求的可以報考。這是貴州乃至全國第一次試點以事業單位管理崗位安置優秀的由政府安排工作的退役士兵。

  通過筆試、面試,蘇星被貴陽市退役軍人服務中心錄用,成了一名事業單位管理干部。到了新崗位后,他響應黨中央號召,又到貴陽市息烽縣鹿窩鎮大石頭村任駐村第一書記,投入鄉村振興工作。

  在村工作期間周末不休息,往往早上六七點鐘就有村民來敲門,晚上10點多還有村民來找他幫忙。工作雖然繁瑣,但蘇星干勁十足,他總是說,“不能辜負老百姓”。

  有16年兵齡的四級軍士長龍勇軍也在這一年轉業,他清楚地記得,就在報名截止的前一天上午,他才手忙腳亂地做完了學歷認證,報名參加考試。

  在50多人中,龍勇軍考了第三名,他選擇到貴陽市退役軍人服務中心(貴安分中心)工作。

  這位貴州農家子弟反復告訴記者:“是部隊培養了我!彼18歲那年來到駐地在哈爾濱的部隊服役時,連電腦開關機都不會。在部隊工作這些年,他學會了攝影攝像,還花了6年半的時間拿到黑龍江大學的自考?坪妥钥急究茖W歷。

  因為跟部隊感情深厚,轉業后,龍勇軍希望繼續從事跟部隊相關的工作,服務戰友們。

  他以前沒想過自己能改變身份、走上管理崗位。對龍勇軍來說,這樣的“身份”意味著責任和認可,他告誡自己:要公私分明、是非分明,以大局為重。

  對軍轉干部“人盡其才、才盡其用”

  近年來,為實現人崗相適、人事相宜的工作目標,貴州省一直在探索更合理的軍轉干部安置模式。

  2015年以前,貴州還在實行指令性安置,相關部門直接“包辦”,并不征詢軍轉干部的意見。后來試行過干部檔案賦分制度,軍齡、立功受獎等分別賦予一定分值。干部得分從高到低排序后,分別安排到省直部門和市直部門。但帶來的突出問題是:年輕干部因為軍齡短、立功少,很難進入省直部門工作,而省直單位也需要接收年輕干部來調整單位的年齡結構和學歷結構。

  根據安置情況,軍轉安置主管部門適時調整安置辦法:符合到貴陽市安置的軍轉干部均有機會到省直部門工作。過去各單位把安置軍轉干部當成不得不完成的任務,但如今不少軍轉干部成為單位主力,各單位也非常支持安置工作,有的省直單位在正式舉辦雙選會之前就開始“搶人”大戰。

  盡管貴州是人口小省、編制緊張,全省各級各部門認真落實中央和國家部署,不折不扣落實安置計劃,全力籌集安置崗位。2016年至2020年,貴州省安置了1700多名軍轉干部。今年計劃有100余名軍轉干部安置到省直機關,而省直機關則提供了充足的高質量崗位供大家選擇。

  今年軍轉干部雙選會上,中國煙草總公司貴州省公司拿出了貴安新區專賣監督管理科市場管理員的崗位。就在不久前,類似職位社招1個名額,報名者有300多人。貴州電網公司也提供了相關領導職務的崗位,中國建設銀行為方便軍轉干部工作,提供貴州省分行和觀山湖區支行的崗位供他們選擇。

  記者在今年的雙選會現場看到,88家省直單位設置了面試點,其中不乏公務員考試中的熱門單位、熱門崗位。

  今年的雙選會上,劉泉從兩年前的求職者變為面試者。作為過來人,他特別能體會軍轉干部求職時忐忑的心情。坐在他面前的軍轉干部,雖然已工作多年,但仍顯得有些拘謹,“尤其是三四十歲的營團職干部,求職的心情跟20多歲的年輕人肯定不一樣!

  2019年,劉泉離開服役了9年的部隊,轉業到貴州省能源局人事處。在人事處的崗位上,劉泉更直接地觀察到接收單位對軍轉干部的“人盡其才、才盡其用”。

  去年,貴州省能源局接收了一名20多歲的軍轉干部。能源局的領導考慮到他年輕、可塑性強,剛好能源安全部門有空缺崗位,便安排他到這個業務部門工作。劉泉認為,來到新崗位上,要靠個人的適應能力和學習能力,只要認真學習一兩年,基本能上手。

  “有的單位需要有豐富機關經驗的干部,有的單位則需要年輕干部,現在這個模式很好,大家各取所需!彼f。

  一上午的面試工作結束后,貴州省能源局收到4名團職干部的簡歷。劉泉感覺大家的心態都還不錯:“選擇轉業的干部,不管以前多么輝煌,都做好了從零開始的心理準備!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雅娟 見習記者 焦晶嫻

用戶名: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如果看不清驗證碼,請點擊驗證碼更新。
最新日韩AV在线播放_最新三级2021_最新色综合久久